第七百七十三章晚宴

小说:美人持刀 作者:正月初四 我要报错
  庄柔走出来后,和盯着自己的锦龙士就站在了一起,好像人都归她管似的,一摆手喊道:“走,我们回去。”

  吕将军的手下想挡住她,立马被她横眉竖眼的骂了回去,“你家将军为什么挨打,你自己问他去,瞧他有没有脸说。”

  “至于你们,想寻仇的话,锦龙宫恭候各位大驾光临。”

  她一点也没拿自己当外人,借着锦龙宫的势就挑衅道。

  反正身边站着这么多锦龙卫,看起来她确实像个人物。

  吕将军的手下胆怯了,他们并不太想招惹锦龙宫的人。

  而且听这话的意思,将军难道做了什么失礼的事,冒犯了公主,才被打成这样?

  正当他们犹豫之时,庄柔已经带着人,不可一世的扬长而去。

  锦龙宫的围帐所在并不偏僻,庄柔跟着众人刚回到这里,就朝着庄策跑了过去。

  她拉着衣摆委屈的说:“四哥,你看我的衣服,变成这样了。”

  庄策一看,那身亮丽的衣服,此时布满了口子,已经变的破烂不堪。

  “怎么回事,你怎么把衣服弄成这样了!”他失声道。

  这身衣服是有用意,做工和造价都不菲,好不容易赶工出来,竟然让她弄坏了!

  庄柔不满的说:“不是我弄坏的,是荣宝公主。”

  “发生什么了?”庄策有种不好的感觉,这家伙果然还是生事了。

  庄柔神情很是得意,用手抹了一下头发,“公主和她的侍女对我心生爱慕之意,人人都抢着要坐到我的身边,拉来扯去的,就把我的衣服撕坏了。”

  “胡说八道,到底怎么回事!”鬼才信她的话,对她忍无可忍的庄策,气的骂道。

  见他生气了,庄柔赶快劝道:“深吸气,冷静一点。”

  “好你的,今天就穿着破的好了!”庄策骂道。

  “咦?”庄柔顿时双手抱怀,大惊失色,“不要,这样好丢脸。人家才不要,会被人看光光了。”

  庄策狠狠瞪她一眼,转去问手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都站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但吕将军被踢出来还是知道的。

  锦龙卫把看到的事和他一一道来,而庄策再往庄柔身上看,立马就认定,她的衣服是被吕将军用剑砍烂的。

  但他很奇怪,吕将军那人他知道,是个极为聪明的人,很难相信他会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吕将军不会无故招惹你,他是荣宝公主的护将,你到底干了什么得罪公主的事?”庄策紧皱眉头,他不想再出岔子。

  庄柔像个被长辈责骂的小孩,咂了咂嘴说:“那是我和公主的小秘密,四哥你一个男人就别问这么多了,反正现在没事了。”

  “你去问公主也没用,她不会告诉你的。”

  之后,她便没事人一样,要求换身衣服,这件太破了,见皇上怕是会失礼。

  庄策让她等着就出去了,过了一会,便领了位抱着个盒子的妇人回来了。

  他一指庄柔说:“就是她,把这件衣服补补,还有半个时辰便是晚宴了,耽搁不了。”

  “庄锦将放心,奴婢绝对让姑娘赶上晚宴。”

  “好。”庄策抬头对庄柔示意一下,“你俩去那边的小帐篷,把衣服脱下来赶快补起来。你只能穿这身,再弄坏就光着好了。”

  庄柔无语的看着他,这个家伙是铁了心让自己当靶子啊。

  她不满的白了庄策一眼,气呼呼的跟着那织娘进了帐篷,脱下被剑砍坏的外袍,扔给了织娘。

  她的软甲藏在最里层,外面还有件里衣,虽然也破了,但只要外袍没事,穿在里面也没关系。

  庄柔披了件披风坐在一旁,盖住了里衣,不想把自己穿着软甲的事,让这织娘发现说了去。

  那织娘手艺非凡,线走如飞,那一条条破口子,被她很快就缝合起来,只要不是凑近了细看,一点也瞧不出来是缝补过的衣物。

  在大臣权贵赶往晚宴时,衣服终于全部补好了。

  庄柔心中含泪的穿上了这件靶子衣,织娘还夸她玉树临风,完全不输给男儿。

  明日春围,光凭这身衣服,就能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

  “真是谢谢了啊。”庄柔心情很忧郁,这么认真干活做什么,偷工减料毁了料子多好。

  她苦着脸走出帐篷,庄策早在外面等着了,上下打量了之后很满意,“不错,一点也瞧不出来,把刀留下,走吧。”

  “不会弄丢吧?”庄柔扶了扶腰上的兔齿,这么好使的兵器,可不能搞丢了。

  庄策淡然一笑,“放心吧,你那破铜烂铁没人要。”

  “最好如此。”庄柔把刀取下来,进帐篷藏了起来。

  她也知道,晚宴上绝对不会让人带兵器,等着被人收走,还不如干脆不带去。

  收拾妥当,庄柔便跟着庄策去了晚宴。

  为了防范刺客,晚宴是在露天举办,就在草地上,铺了许多块相同花色的毯子,咋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完整的一块。

  毯子上摆了一张张矮几,不少小太监正在忙碌着。

  一座华丽的大帐篷架在前方,那是皇室所坐的地方,不用像众人那样坐在外面,空荡荡的飞来一箭就得没命。

  此时宴会还没开始,宾客都在外面等着,但锦龙宫要负责护卫,并不在限制中。

  庄柔默默的数了一下,这矮几能坐三四百人,全从宁阳搬来,加上毯子等物,得折腾多少人手才行。

  “我要是皇帝,才不在这种地方宴请大臣,太麻烦了。”她嘀咕道。

  庄策斜瞅了她一眼,“宫里养这么多人,总得找点事给他们做,不然全得回家地里刨食。”

  这话让庄柔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四哥将来要继承家业,只会把别人搞得家破人亡,满腹阴人的坏水,没想到你还有些明事理的能力。”

  皇帝在不劳民的情况下享受,可以增加宫中人手,养活不少人。

  而采买大量的货物,又可以养商,只要达不到祸国殃民的程度,一定意义上也是件好事。

  庄柔跟着楚夏混过,知道钱要活起来,税才能收的多。

  “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夸我?”庄策面无表情的说。

  庄柔笑道:“算是吧,可惜庄家的人只能在锦龙宫任职,从军和参议朝事都不可能。”

  “不然的话,四哥考个状元,当个为国为民的官员,也满不错。”

  说完她就沉默了,有点不敢想象庄家人在朝上,不是想弄死什么大臣,而是为民请愿的样子。

  她尬笑了一下,“我总觉得你会在晚上,把不支持你的大臣都杀了。”

  庄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世间全是你这种充满了偏见的人。庄家也是人,自然有各不同的性格和本事。”

  “像庄猛,让他在锦龙宫太委屈了,战场才是他如鱼得水的地方。但生在庄家,他就永远上不了战场。”

  果然三代之后,想法就差距过大。

  庄柔笑道:“老爷子要是知道你的想法,一定会打断你的腿,重新换个孙子疼爱。”

  庄策没理她,眼睛看向远处,“开始了。”

  庄柔也抬头瞧了过去,一群群精心打扮过的权贵,由太监一一领引着入座。

  她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除了和汕王妃坐一起的唐无敌,其它人都不认识。

  两人目光交汇,对方分明震惊无比,完全没料到庄柔会在这里,感觉场面越混越大了。

  庄柔朝她笑了笑,对庄策说道:“我的座位在哪里?”

  “没有,等见过皇上,赐坐之后才有你的位置。若是不说,或是没让你坐,那就在这里候到晚宴结束。”庄策淡定的说。

  竟然连座位也没一个,待客之道也太差了吧。

  庄柔很不满,有种被人小瞧了的感觉。

  此时权贵们已经坐下,小声的攀谈起来。

  等都坐齐了,才有一群皇子公主走来,进入帐中两侧坐下。

  众人纷纷起身向他们行礼,庄柔还瞧见了荣宝公主,坐在了右侧。不过她没住大臣这边看,一副冷漠美艳的模样。

  每国的皇帝都一样,只有别人等他们的份。

  所有人都到齐,才有礼监太监高喊御驾来临,鸿业帝带着皇后和得宠的嫔妃姗姗来迟。

  庄柔站的偏僻,被庄策拉了一下,才单膝跪下,偷瞄着鸿业帝。

  白面薄须,长的端正却有点刻薄的感觉,不知是太过操劳国事,还是后宫嫔妃太多,显得有些虚弱。

  鸿业帝照例说了些场面话,百官权贵谢恩后坐下,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开始上菜倒酒。

  鼓乐齐鸣,舞者蝴蝶般入场,扭动腰身翩翩起舞,宴会顿时热闹起来。

  美人赏目、酒菜飘香,无一不引人沉醉其中。

  庄柔庆幸自己刚才吃了些点心,不然现在得饿成什么样了。

  她瞅向了庄策,“怎么你也站在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蹭到?”

  庄策看她一眼,抬起下巴示意她往那边看。

  庄家老爷子庄淳善正坐在靠前的地方,一脸笑意慈祥的看着舞者,像个和善的老爷爷。

  而他的身边,有一名和庄策长相极为相似的中年人,锦龙宫副统领庄晔。

  老爷子现在非重大事不出手,大部份的要务和家事,都是庄晔来处理。虽然家主和统领还是庄淳善,但庄晔早已经是实权在手。

  只不过按规矩,他得等到老爷子过世之后,才能在名义上成为正统领和家主。

  别人都在喝酒聊天,不管心情如何,皇上请吃饭就一定要表露出开心来。

  庄晔却不一样,好像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欠他钱没还,坐在那沉着一张脸,散发着和众人格格不入的阴冷气息。

  庄柔盯着他,这位大伯身上有让她不舒服的气息,浓烈致极的死气,在他手上一定有很多条人命。

  这个人相当危险!

  她警觉起来,这不是个能打交道的人,若是直接对上,唯一的手段就是杀,不是你死我就是我亡。

  突然,庄晔转过头,往她这边看了过来,目光深邃冰冷。

  庄柔只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强压住想要行动的冲动。

  她本能想逃,或是扑上去撕斗,做什么都行,就是不愿意站在这里,好似变成了一只被盯上无处可逃的猎物。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218/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