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和楚三到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冰山老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什么年代了,还看报纸这么老土?

  哥俩默默对视一眼,同情的看着角落里罚站的顾长思。

  这孩子真可怜。

  也不知道啥事儿犯到他们爹手里了。

  可怜啊!

  一起生活了大半年了,顾长思这孩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规矩特别好,哪怕跟他们哥仨住在一个房间里,也永远都是规规矩矩的。

  有时候孩子懂事儿的会让人心疼。

  哥俩都知道顾长思在看病,孩子心理有毛病,倒是这半年似乎也没有什么起色,不大爱说话。

  “爸,我妈呢?”

  楚三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还没下班呢,公司有点事儿。

  今天你姐住在大舅舅家。”

  楚一“哦”了一声。

  完了,家里唯二能阻止他爹的人不在家啊。

  怎么办?

  哥俩对视一眼,想要帮助顾长思,可又知道自己小哥俩白给。

  等等,小四儿不在。

  楚三偷偷捅了他大哥一下,口型道:“小四儿啊?”

  楚一也发觉不对了。

  平时顾长思这孩子就像是长到了小四儿身上似的,明明小了两岁,偏偏要跟小四儿读一个年级不说,还要坐在一起。

  在学校里,刚开始差点儿让小四儿抓狂。

  因为那孩子简直就是形影不离那种。

  哪怕小四儿去卫生间,他都得跟着,自己不上厕所也陪着。

  有一次就为了怕小四儿不在视线里,自己也不去厕所,差点儿憋出毛病来。

  为了这事儿,小四儿还跟着顾长思生了好大一通气。

  楚三都记得,他们家那么好脾气的弟弟当时当着他们哥俩的面就把顾长思揍了一顿。

  也不知道顾长思是不是真怕了,反正有所收敛。

  对这件事儿吧,医院那边的解释就是孩子没有安全感。

  其实楚家人都挺心疼的。

  “爸,你今天回来的挺早啊,公司不忙吗?”

  楚三坐在爸爸身边的沙发上,像是没看到顾长思罚站似的。

  到底不是自家孩子,其实无论是楚天南还是林晓花,对顾长思算是和蔼的,至少跟他们兄弟相比,那是很纵容的。

  好在顾长思这孩子也是个懂事儿的,除了缠着自家小四儿,好像也没有别的毛病。

  学习好,长得好,接人待物有礼貌,哪怕高冷呢,也是个礼貌的高冷学霸。

  这样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好的。

  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

  “学校打电话让我过去,我就提前回来了。”

  楚天南也没瞒着。

  “小四儿在二楼我书房呢。”

  他们家书房比较多,因为每个人都要办公,孩子们有书房,楚天南、林晓花和尊上都各有书房。

  “小四儿又咋了?”

  楚三头皮发麻。

  他们家什么事儿一旦涉及到让他们哥几个去书房,就绝对不是轻巧的事儿。

  “到饭点儿了,老三你去书房叫小四儿,让他下来吃饭。”

  楚天南没提。

  那边顾长思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楚天南淡定道:“有什么事儿都得吃完饭再说,这是规矩。”

  顾长思不倔强了,想了想就盯着楼梯。

  楚三蹬蹬蹬跑上楼,推开书房门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弟弟跪在书房中间,都开始打晃了。

  罚跪啊?

  楚三倒吸口气。

  “小四儿?”

  他也不知道弟弟被罚了多久,看到他脸上还有伤,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跪了多久了?”

  他给弟弟揉腿,没敢一下子把他拽起来。

  他们几家父母都很少罚跪,楚三印象中家里几个被罚跪还都是偶尔老古董的小舅舅罚的。

  “两个多小时。”

  楚四倒吸口气,腿上酸麻的嘶嘶哈哈的。

  到了饭点儿肯定得先吃饭,他也没倔,就坐在地上让哥哥给揉腿。

  “你这傻小子,不知道给咱妈,或者给我们打电话求救吗?”

  弟弟跪了两个多小时啊。

  想想就难受。

  “你这腿不想要了啊?”

  楚三这一刻把亲爹都埋怨上了。

  “地板这么硬,你是傻子吗,就一直跪着?”

  他们家的教育从来都是先保护好自己,哪怕亲爹呢,也不能这么罚吧?

  当然了,轮到自己他就不会这样了。

  楚三纯粹心疼弟弟。

  楚四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三哥啊,从小就宠着他。

  本就有了两世的记忆,小少年感动的什么似的,忍不住搂住自家哥哥的脖子。

  “对不起哥。”

  让你心疼了。

  小少年疼的表情都扭曲了,却解释道:

  “不是爸要罚的,是我们在学校闯祸,长思把人鼻梁骨打断了。”

  “怎么又是他?”

  楚三磨牙。

  “你是不是又替他挨罚呢?”

  他就知道。

  那个什么顾长思来了,就是拐带他弟弟的。

  楚四苦笑。

  他们家三哥怎么还这么孩子脾气?

  “都是我没看住他,长思听了人家背后说我两句,他就受不了了。”

  知道三哥是心疼自己,楚四扶着他的肩膀站起来。

  “是我没处理好跟同学的关系,三哥你知道长思,他病还没好,受不得别人说我。”

  这个倒是真的。

  楚三也不好说什么。

  顾长思那孩子平日里乖巧,在学校几次闯祸都是为了楚四。

  哪怕自家弟弟其实并不需要他这种维护。

  头疼啊。

  把人鼻梁骨打断了。

  “那咱爸咋说的?”

  楚三扶着弟弟慢慢往外走。

  “爸啥也没说,就让长思罚站想清楚。

  是我的错,是我自己主动来罚跪的,爸不知道。”

  他跪了两个多小时,那边顾长思就站了两个多小时。

  虽然腿也是一样酸胀的难受,但是看到哥哥这样下来,顾长思眼睛都红了。

  “哥你怎么了?”

  上来就扶住楚四,顾长思哽咽道:“哥你……”

  他本想问哥哥是不是又挨打了。

  可是想到楚爸爸一直在客厅坐着,顾长思很聪明,一下就想通了。

  “哥哥对不起。”

  小少年下意识的就往地上跪下去。

  噗通一声。

  楚三都替他疼。

  楚四闭了闭眼睛。

  “站起来!”

  没有了跟哥哥撒娇的软糯,小少年眸子里一片严肃。

  “顾长思你给我站起来,你要是不听话,就想想后果。”

  他也不去看跪在地上伤心的小人儿,直接朝着饭桌走去。

  “爸。”

  楚天南一看他那腿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本以为这孩子是去罚站了。

  “先吃饭吧。”

  都压着火呢。

  反正什么事儿都没有吃饭大。

  那边顾长思也不敢犯浑了,急忙站起来,像是往天做的一样,急忙给哥哥把椅子拽出来。

  楚四看了他一眼。

  小少年急忙挨着他坐下,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楚四在心里叹气。

  这都大半年了,怎么还是这样啊?

  回头问问若兰舅妈,是不是要换个心理医生了。

  饭菜都是孩子们爱吃的,可是今天大家吃的都很压抑。

  楚四没有吃太饱,怕一会儿挨揍不舒服。

  顾长思更是一肚子心事,吃了半碗饭就不肯动筷子了。

  楚天南把一切看在眼里,瞪了一眼楚一和楚三,父子三个倒是没少吃。

  “小四和长思去写作业,八点钟到我书房来。”

  楚天南一开口,楚四就浑身震了一下。

  他爸要教训长思了吗?

  好像,这还是第一次吧。

  以往也罚过,不过每次都是罚站,再不就写检讨,这还是第一次让长思去书房。

  “还不快去?”

  楚三给弟弟使眼色。

  楚一想说什么,那边楚天南直接起身。

  “公司还有点儿事儿,我得处理一趟,你们俩看好家。”

  看了一眼俩儿子,“不能让小四儿再跪了。”那孩子懂事儿的让人头疼。

  楚三忙不迭的点头。

  “爸你放心。”

  楚一和楚三也去写作业了,不过写作业之前先看了一眼俩小的。

  好在这次没人犯浑了。

  但是小四儿也一直没理会顾长思就对了。

  小少年有点儿委屈,几次示好都被他哥不咸不淡的忽略了,顾长思眼睛都红了。

  楚三看的直捉急。

  “长思啊,你还是赶紧写作业吧。”

  楚四看了他一眼,顾长思吓得急忙坐好。

  楚三都纳闷了。

  自家弟弟那么可爱,怎么这顾长思都敢打断人家鼻梁骨,却这么怕自家弟弟呢?

  眼瞅着八点要到了,楚四和顾长思也写完了作业。

  楚一和楚三学业比较重,不过哥俩也同时停笔。

  几个孩子书房就是一个房间。

  楚四看了一眼顾长思,“跟我来。”

  楚家每个孩子床头墙上都挂着一把戒尺,那是他们的家法。

  不过这东西其实用的时候并不多,更多的就是震慑作用。

  主动取了家法,小四儿示意顾长思照做。

  小少年不敢怠慢,跟着哥哥就去了楚天南的书房。

  “唉,爸还没回来呢。”

  楚三看自家傻弟弟进门就要跪,忙拦住了。

  “你要是再跪着,咱爸不打你,小舅舅回来也要把你狠揍一顿。”

  打断同学鼻梁骨啊,这事儿肯定不能饶了。

  楚一叹了口气。

  “墙边站着吧。”

  现在多吃苦,回头挨打就能轻一点儿。

  楚天南很快回来了,楚一和楚三就把赶出去了。

  刚出门,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不用问也知道,小四儿肯定挨打了。

  还是他们家冰山爹的独有方式,扒裤子揍那种。

  哥俩叹气。

  楚三留了个心眼,书房门没关严实。

  结果就听到顾长思的哭声。

  “别打我哥。”

  “顾长思你给我站那别动!”

  小四儿着急的呼声。

  随即又是一声“啪!”

  顾长思哭的更厉害了。

  “都是我的错,楚爸爸你打我吧,求求你别打我哥呜呜……”

  门外的哥俩对视一眼,不用亲眼看到,大抵上也能猜到是发生了什么。

  哥俩都有些感慨。

  顾长思的确是愿意闯祸,但是每次都是为了维护小四儿。

  就连小四儿挨打都见不得。

  这孩子自己都不怕,却这样心疼小四儿。

  要不是知道他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楚家人真要多想了。

  好在楚天南也不是真要揍小四儿,只打了五下就放手了。

  “楚爸爸我错了,你打我吧。”

  顾长思心疼的看着自家哥哥的猴屁股,小少年毅然决然的把自己的戒尺塞给了楚天南。

  “楚爸爸你打我,是我把人打坏的,不关哥哥的事儿。”

  仔细看,顾长思脸上也有伤,只是很轻。

  楚四提了裤子,他挨的并不重,不过小少年还是红透了脸。

  他实际年龄都三十好几了,却像是小孩子似的被打屁股,也是够没脸的。

  可是谁让他摊上了一个不省心的弟弟呢。

  着实不能太惯着了。

  楚四想着。

  以往他就是顾虑太多,总心疼这小子吃得苦。

  现在看来,倒是惯出一身的毛病。

  “爸,长思交给我来管吧。”

  小四儿主动接过了那根戒尺。

  “爸你放心,他要是再闯祸,我就主动过来请罚。”

  说完也不去看他家冰山父亲那种仿佛洞察了一切的目光,赶紧把顾长思这傻小子拽走。

  刚出门,就看到门口杵着俩门神。

  小四儿想到之前的一幕,腾地一下,脸跟一块大红布似的。

  楚三嘿嘿直乐。

  “咋样?”

  楚一低声道:“回去先上药。”

  小四儿的脸更红了。

  “不用不用。”

  “怎么不用,都打红了。”

  顾长思插嘴,被楚四在头上敲了一记。

  “那药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我一会儿就让爸给你请假,你这周都别去学校了。”

  直接把人拽到了他们的书房,楚四还特意关上了书房的门,从里面锁上那种。

  楚三气的直跺脚。

  “他还跟我来这套?”

  “行了,你快别墨迹了。”

  楚一看看时间,刚刚八点过一点儿。

  “十分钟后你去请若兰姑姑过来吧。”

  楚一叹气。

  楚三都吓了一跳。

  “不是吧?”

  他想到自家弟弟对那个顾长思,都赶上对待儿子了。

  那小子来了这大半年,别说楚三了,就连林晓花都吃醋。

  楚四对顾长思,那种无微不至的照顾,根本就超越了兄弟,更像是父子之间。

  “那小子能真舍得打?”

  哪次顾长思犯错,不都是他们家那傻弟弟跟背锅啊。

  “这次小四儿是真生气了。

  长思把人打坏了,不用负责任的吗?

  你没看小四儿刚刚的脸色,肯定打的不能轻了。”

  事实证明,楚一的洞察力还是很厉害的。

  书房里,顾长思软软的趴在书桌上,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落,书桌上已经积了一小滩水迹。

  狠狠吸了吸鼻子,小少年硬气道:

  “哥我没事儿,你别心疼,狠狠打!”

  身后,拎着戒尺的小少年眼睛通红,狠心又砸下一戒尺。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37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