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像是完全忘记了她曾经亲自下令掌这个美人的嘴,啧啧夸赞着这个美人是多么天姿国色,一直夸奖到自己鼻端已经可以清晰闻到血腥味,这才满意转身带着皇帝回了座位。

  长出了一口气的皇帝赶紧命大家平身落座。

  凤于飞暗道一声侥幸,亏得这是冬天,天气严寒,她在层层叠叠的长裙里又额外加了一条厚里裤,虽然伤口又开始流血,总算不至濡湿了裙子让人看出异样来。

  这点疼对于游走于死亡边缘的雇佣兵来说,完全是小意思,只是让凤于飞不能忍受的是给她带来这种伤害的,是她这世上目前最大的仇人,是一个她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一般的老妇!

  更让凤于飞无法忍受的是自己本想装逼却反遭打脸的难堪。

  其他宫妃们都悻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本来想看一出太太皇太后申饬狂妄女的好戏,结果又被皇帝轻而易举遮掩过去不说,好像那个女人还莫名奇妙得了太太皇太后的眼缘。

  一个人的运气怎么可以这么好呢?

  凤于飞如果听见了,一定会回一句:好你奶奶个大倭瓜啊!

  宫人开始一道道上菜,太太皇太后对新提拔上来的掌事女官霍寿龄说道:“去,把两个小公子带过来!”

  凤于飞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特意跟江晖朗要了一队飞羽卫,一俟老东西离开了慈心殿立刻就潜进去搜寻小六子的下落,如果抓到了,自然是直接带过来,如果没抓到那必然会带到本次宫宴上来,她届时将会直接砸宫宴上发难并且乘机拿下小六子。

  无论是从太太皇太后宫里搜出她私藏的小男人,还是直接在宫宴上揭穿小六子的身份,这样香艳的事情一旦暴露,老东西都别想再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了。

  很快,两个打扮得并不很出色的小公子被带了进来。

  这是自从太祖赐子之后墨墨和灰灰第一次正式在人前露面。

  两人穿着相同的衣着,皆是外罩墨狐皮大氅,一进入朝华殿之后早有身边小内监帮着撤去了厚重不堪的大氅露出里面石青色窄袖绸衣,身上也并无其他缀饰,只一人在颈上带了个金嵌玉的璎珞圈,白白的皮肤给衬得粉妆玉琢,倒真是挺可爱。

  “太祖皇后说赐老婆子一对可爱的小孙孙陪伴,灰灰和墨墨本是天上仙童,等到老婆子的重重孙子出世,他们就会回去九霄宫上啦。”林夕得意洋洋看着这一对稚龄小童。

  她果然是最聪明的,墨墨和灰灰常年呆在不是傀儡就是智能机器人的木葳星里,林夕害怕会影响他们的正常心理发育,想着在不影响剧情的情况可以带着他们出来逛逛。

  灰灰高兴极了,每天吃着好吃的,看着那些从未见过的景色和建筑,其实最令他高兴的事情应该是不必每天被大白追着撵着做功课了。

  而向来老成持重却又心思敏锐的墨墨却问得一针见血:“父王,是不是要我跟灰灰保护那个小六子?”

  可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啊!

  “父王现在就是在做任务吗?不知道墨墨能不能也跟父王一样去做任务?”

  林夕讶然问墨墨:“为什么想要去做任务呢?父王又不是养不起你们。”

  “墨墨想将来长大了像父王……我是说……我的父王那样本领高强,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保护着弟弟,我记得您给我拿的一本书里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人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我们以后看看吧,如果可以给你弄到一个身份而墨墨自己又有了能够自保的能力,也不是不可以一试。”林夕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那我们不妨将这次当做一次小小的测试吧,你们要在不被一般人看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尽量保护好小六子不被任何人带走,好不好?”

  灰灰在墨墨的解说下也非常有兴趣的参与了这次角色扮演。

  他牢牢记住哥哥说的话:有人的时候小六子是伺候我们的仆人,没人的时候小六子是我们要保护的人,除了父王之外我们不能让别人看出我们的秘密,最重要的一条是不管有人没人,谁都不能在我们面前带走小六子!

  好嘞!

  趴在林夕头上一直默不作声的阿拉雷翻了翻白眼,真是一对幼稚鬼,这一脸严肃的小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打算征服整个宇宙呢。

  “你们只要叫他们墨公子和灰公子就好啦,至于朗儿嘛……”林夕搔了搔被翠玉插得满头珠翠起码重了三斤的大头,说道:“太祖皇后说赐给老婆子一对小孙孙,那朗儿就叫他们墨皇叔、灰皇叔吧。”

  “噗!”

  江晖朗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

  皇叔?

  他们算是哪门子的皇叔?

  让朕给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小崽子叫叔叔?你确定你脑袋里装的不是浆糊?

  “太太皇太后,妾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眼看皇帝面红耳赤的看着两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皇叔”,凤于飞连忙站起身来说道。

  毫不意外再次牵动伤口让她双眉微蹙,轻轻咬住了下唇。

  江晖朗眸光一亮,既然凤儿站出来说话,那就说明那个江家的小六子此刻正在跟随两个小崽子的那四个小内监中。

  “当讲不当讲的自己心里没点数?你即已经站起身来,自然是准备要讲,那又何必多此一问?有话就说,有那个就放!”位分如此低微还敢跑出来大放厥词,林夕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凤于飞。

  主要是无端害得墨墨和灰灰跑了一个大侄子,林夕觉得颇有些遗憾。

  满娇花出身跑江湖卖艺的杂耍班子,这是人人尽知的事情,因此就算她言语粗俗无状也没人觉得奇怪,主要是辈分太大,等闲也没人敢奇怪一下。

  “既然太太皇太后准你无罪,让你有话且直言,那你便说吧。”

  捧哏小王子再次非常有眼色的出来搭梯子。

  凤于飞压下即将喷薄而出的愤怒,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谦卑说道:“妾身因着刚刚进宫,懿宫里宫人短缺而在前几日去内务司找几个洒扫的粗使婆子,却恰好在那一日看见了一批未曾……未曾净身的男子被送去铁作坊。”

  “这也值得你大惊小怪在宫宴上说出来?”皇帝有些不耐烦的呵斥了凤于飞一句。

  “事关太太皇太后声誉,妾就算明知道会被责罚,也不得不说啊!”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407/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