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现在闲下来就喜欢给自己把脉,一天都不止把三次脉。品=书/网 //.la

  后来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紧张兮兮的,倒是不利于母胎身心健康,便索性拿了本医书,边看便静静心。

  昨儿后来天色晚了,琴大这货倒也没过来再打扰。

  她一晚上睡得还不错,随便用了点清粥小菜,直到现在都快大中午了,乔木依然没见着琴大公子的踪影,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好奇。

  莫非忘川的事,起了什么变故?

  乔木嘴上说不担心,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担心龙香韵的安危。

  这小姑娘比她年纪还小些,家逢遽变,如今也不晓得漂流到了哪里。

  “东西我送进去就可以了,你们退下。”门外传来一道趾高气昂的声音。

  “杨小姐。”两名婢女柔弱的声音,一前一后响起。

  “公子有令,不得让人随意打扰了里面那位贵客。”

  杨凤鄢眼一瞪腿一跺,“怎么,你们还敢忤逆我的话?可别忘了,我可是琴府的表小姐。小心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两名婢女面面相觑一眼,同时被这位表小姐雷到了。

  怎么说呢?

  这位表小姐也确实是他们琴府的表小姐,只不过跟琴府本家的关系,可就远了去了。

  她只是下星域分家的一名女子。

  若不是公子前阵子一直呆在下星域,怎么可能会与这乡巴佬女人拉扯上什么关系。

  一名婢女努了努嘴,暗戳戳地朝另外一名婢女挤了挤小眼睛,示意她看看杨凤鄢那趾高气昂的嘴脸。

  真是可笑极了,不过是分家中的一名女子罢了,好运与公子们攀扯上了一丝关系,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被接来本家不好好过她的小日子,成日里冲着他们这些家仆们摔摔打打,喝五吆六的,看着就讨厌!

  “让开。”杨凤鄢上去推了那婢女一把,直接从俩人中间挤了进去。

  她还夺过了一名婢女手中的托盘,端着一盘菜走了进去,重重地把东西往小面瘫面前的桌上一扔。

  “哐哐当当”一连串响声。

  原本好好的盖碗,全都被她扔得东倒西歪,里面的一盅汤都洒了出来。

  “你说,到底怎么样才肯从我们琴府的船上滚开?”

  “你要多少钱才肯滚?”杨凤鄢翘着二郎腿在乔木面前坐下,自说自话地取出一张灵币卡,往乔木面前一拍,冷冷看着她道,“你不是爱钱如命么?这里有五百万灵币,你拿走!拿走,统统拿走!”

  乔木看到汤洒了出来,表情便有点阴郁了。

  这会儿看到杨凤鄢甩了张灵币卡在自己面前,伸手便……将灵币卡揣兜里。

  起身对着杨凤鄢那张大脸,便是一记老拳捶了出去。

  两名婢女:……

  怎么感觉这面瘫脸小姑娘,有点不按套路出牌的意思?

  感觉自己被侮辱了,揍表小姐便是了,为毛真将那张灵币卡揣兜里去了呢?

  收了别人的钱,二话不说就朝人脸上揍,这又是神马鬼的套路!

  乔木一拳头不太过瘾,直接飞身而上,揪起杨凤鄢的辫子,一把将她连人带凳子掀翻在地!

  第一符师:轻狂太子妃

  第一符师:轻狂太子妃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1434/9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