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珠楞了一下,皇上驾到,怎么会没有人进来通报他们?除非……这是皇上不让人通报!

  随后,一看到008切过来的那个画面,她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了。

  由皇上过来的路径看,他们绝对是从国公府的后花院子里道小门过来的。老爹还被人堵着嘴,五花大绑的扛着,一群黑衣甲卫是沿途将王府的侍卫和暗卫们尽数制住,然后取代了侍卫和暗卫们的位置,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这……这,皇上这是想干嘛呢,想要夜黑风高的除掉他们?不用这么麻烦吧,一道圣旨就行,他们还反抗不了。

  再说也不需要扛着她家那老爹来示威啊!

  【BOSS,你还笑得出来。】008急得跳脚了,皇上这明显是来者不善。

  “明珠?”韩允钧也发觉她走神了,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怎么了?”

  萧明珠苦笑着,爬在他耳边低语:“父皇来了,人都已经快到院门口了。”她不敢说太大声了,父皇的黑甲卫都已经进院门了。

  韩允钧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毫不犹豫地起身就往门边走。

  “你去哪?”萧明珠忙拽着他,韩允钧冲她打了个手势,轻轻掰开她的手,蹑手蹑脚的走向了门边,然后,一把拉开了房门。

  门外,正准备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的皇上差点儿没一头栽进去。站稳了身子,皇上尴尬的笑了两声,道:“朕听说明珠醒了。”

  韩允钧生硬的点头“嗯”了一声,依旧拦着门,一点也没有要放皇上进屋的意思。

  皇上看着这一点也不知趣的儿子,回头指着萧怀恩道:“是他非说要来的,朕不让他来,他还闹撞柱子,说是要死给朕看,朕没办法,才陪他来走这一趟的。”

  韩允钧对这已经歪到了天边的理由表示了相信,他过去替萧怀恩扯掉嘴中塞着的帕子,又替他解掉身上的绳索,客气地道:“岳父您请进。”转身对着皇上却道:“父皇慢走,恕儿臣不远送……”

  “你!”皇上怒跳了起来,指着他鼻子就骂:“谁才是你亲爹!”

  这区别待遇,也太太太……过份了!

  撩开门帘往里瞅了一眼的萧怀恩听到这话,扭过头来道:“因为您是亲爹,所以王爷才能对您持宠而娇!因为我不是亲爹,他敢对我不好吗?哼哼……”

  皇上:“……”这话,好有道理。

  不过,娶了媳妇忘了爹,这也太过份了?

  骂儿子,他有些舍不得,所以怒火全冲着萧怀恩去了:“别当朕不敢罚你!”骂完,他推开萧怀恩,气乎乎的进了屋子。

  站在门边偷听的萧明珠忙向皇上行了个礼。

  “免礼。”皇上叫起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没事了?”

  “没事了。”萧明珠坦然的任由着他打量,就差没展开双手,就地转个圈子表示自己一切安好。

  皇上哼哼了两声,就走到主位上坐下。他嫌弃地看了眼只有两个茶杯的案几,轻敲了两下桌面:“上茶。”

  萧怀恩回头见程公公抱歉的对他一笑,然后关上了房门,只得自己去提了角落火炉上的小银壶,又拿了韩允钧找过来的君山银针,亲自泡了杯茶,端着送到皇上面前。

  皇上端着茶杯,拿杯盖拨了半天茶沫子,也不吱声。

  韩允钧道:“父皇,明珠不能久站。”

  “就她那体质,娇弱得不能久战了?”皇上脸一沉,拿着杯盖的手指着韩允钧,脸上的怒气渐渐浮现了出来。

  萧明珠沉不住气了,走到韩允钧面前拦着:“皇上,您有话就直接说。”

  皇上舍得不拿茶盖砸儿子,自然也舍不得砸怀着他亲孙子的儿媳妇,他只得将茶盖丢进萧怀恩的怀里,将茶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放,怒问道:“朕直接说,你就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两个小兔崽子,一个老东西,你们瞒得朕好苦!”

  被冠上了小兔崽子的韩允钧和萧明珠两人一头雾水,这是秋后算帐的架式,怎么有些怪?

  父皇(皇上)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他们看向了萧怀恩。

  萧怀恩也摇头,他也被骂得有些懵。

  皇上带人冲进国公府,直接就捆了他,可没给他一句话的。

  见他们三人脸上都挂着问句,皇上从怀里摸出一封信,重重地甩在了案几上。

  萧明珠眼尖,一眼就瞥到了上头熟悉的笔迹,她的心顿时就安稳了!

  那是老道士的亲笔。

  空间里,008急得火上房:【BOSS,那信是谁写的?】

  038比它稳重多了;【那信上有世间真法,必定是世间高人。呼……BOSS,这有这样的大能给你们背书,你们应该能顺利过关了!】

  皇上还在拍着案几骂道:“若是老天师不给朕来这封信,你们还打算瞒朕到何时?啊!”

  “儿臣瞒您什么了?”韩允钧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取那信,他得知道,老天师在信里写了什么,才知道要向父皇交代什么。要不然,说多了多不好。

  知子莫若父,皇上怎么会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一把将信按住:“哼哼,全部都向朕交代清楚,朕听了之后,再酌情处置你们,要不然……”

  “那就把我们赶到封地去吧。”萧明珠眼睛都发光:“也把我爹赶回新安。”

  皇上指着她,差点儿没吐血;“那就留下朕做个孤家寡人?”

  萧明珠嘴快,一时没收住:“您平日不是自称为寡人吗?”

  皇上:“……”

  自称是自称,但不代表他乐意!

  皇上按着信的手,气得去指着萧明珠了,韩允钧立马就抽走了信,飞快往里一掏,发现……信封里是空的。

  皇上看着他一脸的懊恼,满脸的得意:“以为老子会这么轻易上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的当吗?你们还是太嫩了!”

  韩允钧不急不忙地将信重新放回到案几上,双手按在明珠的肩上,轻轻将她拨到自己身边,才道:“父皇,您骂我们是小兔崽子,那您不就是小兔崽子的爹了吗?”

  皇上:“……”

  他今天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怎么像是来找气受的,他们是打算气死他,直接就篡位吗?

  果然,他还是适合做个孤家寡人!

  :。: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2332/1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