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代庶女的婚事,都是掌控在嫡母的手中的,不过明玉瑛倒没有太担心自己的婚事。

  毕竟嫡母待她们这些庶子庶女还是挺不错的,应该不至于会给他们订下不好的亲事。

  不过明玉瑛虽是如此说,但心里对未来的夫婿多少有些期待那的,不过这时代的女子都比较含蓄,也不好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明清绮点头,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正常,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句。

  “这事我会让娘留意一下的,到时娘会先问过你和大妹的意见的,所以如果你对未来的夫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免得将来后悔了。”

  对于两个庶女的亲事,母亲应该有安排,不过这种事最好还是先问问两姨娘,以及她们本人的意见,免得到时落下埋怨。

  当然,就怕明玉柔心高气傲,喜欢和她比较,心里依旧惦记着太子,看不上家世普通的男子呢,那样的话,便让母亲不管她了。

  “是,多谢大姐!”明玉瑛连忙道谢,看着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真诚。

  由大姐亲自去说,嫡母应该会对她们的亲事更加上心。

  毕竟大姐如今已经是太子妃了,嫡母哪怕为了大姐的脸面,也会用心给她们选夫婿。

  当然,明玉瑛倒不敢奢望明母对她们的婚事,能有多上心,毕竟这天底下,就没有喜欢小妾和庶子庶女的主母。

  像明母这样从不苛待他们,也从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已经是顶好的主母了。

  至于像明玉柔那样处处要强,企图与嫡女比较,完全是自讨苦吃,要知道无论在哪个时代,庶子庶女难免都是有些被人瞧不起的。

  明玉瑛只希望嫡母不要因为明玉柔的行为而迁怒她,随便给她找门亲事就好。

  毕竟女子嫁人那是一辈子的事情,谁不希望嫁个好点的人家?

  明清绮随后又和明母单独聊了聊,明母主要也是问太子对她好不好,同房的时候粗不粗鲁之类的。

  问得明清绮有些面红耳赤,饶是她脸色再厚,听母亲问起这种事,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为了让母亲放心,还是当着明母的面,隐晦的把龙玺临夸了又夸。

  明母见她一脸甜蜜,神色也并无半分勉强之处,心里这才完全放了心。

  不过明母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连忙又问道:“清儿,皇后娘娘没有为难你吧?”

  倒是不是明母太多心,而是皇后毕竟不是太子的生母,自己本身又有儿子的,可能难免会对那个位置有想法。

  就怕皇后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难太子,便找理由为难女儿,毕竟皇后可是太子的嫡母,而女儿这个太子妃也算是她名义上的儿媳妇。

  “没有,皇后娘娘看起来挺和善的。”明清绮这话倒不是什么假话或是客套话,因为她能够感觉到皇后对她的善意。

  她猜测皇后应该对太子有些忌惮的,估担心太子将来上位后,对她的儿子不好。

  所以皇后假如聪明的话,肯定不会轻易得罪太子,至于不敢轻易得罪她这个太子妃。

  其实明清绮只能算是猜对了一半,皇后对她的态度和善,没有为难她,除了不想得罪太子之外,也是真心喜欢她这个太子妃的。

  因为皇后和皇帝一样,都盼望着太子能够娶妃,而不是让别的皇子上位,或是过继其他皇子或宗室的孩子。

  所以明清绮的到来,对于皇后而言,无疑解决了她心头的难题,同时也很好奇,她究竟有何魅力,竟能搞定太子这种不近女色的男人。

  而明清绮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好相处,同时也知道分寸的人,对皇后也是表现得十分恭敬,所以皇后对她还是满意的。

  “当真?”

  “嗯,是真的,皇后娘娘许是不敢得罪太子殿下,所以并没有为难女儿,娘就放心吧,女儿有分寸的。”

  明清绮看着母亲怀疑的眼神,为了让她安心,还是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原来如此,那就好!”明母闻言不禁松了口气。

  其实想想也是,皇后所生的九皇子今年才刚六岁,而太子却早已到了及冠之年,根基已稳。

  皇后若是聪明的话,非但不敢去争那个位置,还得巴结太子,免得太子日后上位后,算旧账什么的。

  反正皇后与太子之间又没有什么旧怨,太子的生母又不在了,等将来太子上位后,皇后便是妥妥的皇太后。

  太子成为了新皇之后,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不敢对皇太后不敬或是亏待她。

  当然,前提是皇后是个聪明人,而非是那种被野心冲昏头脑的蠢货。

  “不过你在宫里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宫里可不比家里,哪怕你受了什么委屈,爹娘也不好直接给你撑腰,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虽说太子曾经保证过,一定会保护好女儿,但是人总往往有许多身不由已,哪怕是太子也不例外。

  所以明母还是希望女儿能够聪明一些,不要轻易得罪人,也不要被人欺负了。

  有道是儿女都是父母的债,做父母总是放不下儿女,担心儿女会受人欺负,所以明母会担心女儿也正常。

  明清绮听着明亲的嘱咐,心里有些感动,连忙点点头说道。

  “娘,您放心,女儿都知道的,女儿不能在身边尽孝,还请爹娘一定要保重自己,娘若是想女儿了,可以让人往宫里递牌子。”

  “清儿放心,娘省得的!”现在是在私底下,倒也不需要太过拘礼,所以明母称呼她太子妃,也没有自称臣妇。

  “对了,娘,这是女儿意外所得的平安符,您和爹还有大哥一人一个,不过需要滴血认主,滴一滴血上去即可。”

  明清绮想了想,从怀中(空间中),取出三块护身玉简并递到了明母的手中,并解释了用途。

  “什么护身符?”明母接过玉简,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怎么没听说过护身符还要滴血认主什么的?

  明母仔细看了一眼手中的‘护身符’,从外表看来,就是几块品质不错的玉佩。

  “娘,您试试就知道了,女儿身上也有一块,据说在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可以自动护主。”

  明清绮含笑说道,也不多加解释,若是她还住在家里,倒是可以悄悄让玉简认主。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64367/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