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0亚丁丧钟(四)

小说:权国 作者:爱吃大包子 我要报错
????柏萨德城头,乱箭如雨

????亚丁第四军足足两万多人的兵力铺开,面对一个柏萨德正面三四百米的宽度,,队列整齐,一排又一排的弓箭手、长斧、刺枪、高大健壮,铠甲从脖子。一覆盖到膝盖以下的腿部,连吹过那里的风都带着一股子血腥味,整个阵列好像一个巨大开槽,

????迎着城头上帝国守军如泼雨一般的箭簇,亚丁第四军的前队五千人犹如潮水向前,身穿重甲的亚丁重步兵用巨大如门板的大型塔盾顶在头上“啊啊”圆形的投石从城墙上呼啸着碾压进下面的亚丁士兵群中,就像压路机一样,哗啦啦从密集的人群里边压出一道血肉模糊的深痕,城墙之上,无数帝国射手松开的弓弦就带起一片寒光闪烁的箭头,撞击在下方的的塔盾上,发出如暴雨砸落的脆响,重步兵掩护登墙,人头涌动,呐喊如潮

????帝**队再强,也只有三千人!

????亚丁第四军团长托布拉斯神色冷峻骑在战马上,九月凉意满满的晨风吹得他头盔顶上的一条蓝色长带飘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犹如巨大半弦月一般展开的第四军,一队队列线构成的攻击线,就像是在阳光下的红色水线严阵以待,整个出击阵列如同一个巨大的弧形。铁甲铮铮,在晨光中反射出一片雪白的亮光,一片微风轻轻地带起了亚丁军的星月战旗,飘带发出的呼呼的声音,沉寂的空气里善发着让人窒息的杀戮味道,大军摧城!

????“全队前进!”

????“稳住,注意队列”

????中箭的声音此起彼伏,无数纷飞的箭簇犹如浪花撞击在石头上一样,在亚丁第四军的攻击线上炸开无数红色,那是鲜血的颜色,亚丁第四军进攻部队在箭簇中沉默前进,无论头顶上如何箭雨乱射,无论多少同伴倒在前进的途中,犹如稳定向前的铁流,一直到了五十米才开始加速,方阵盾牌构成的一堵堵厚实的钢铁之墙,最终变成无法阻挡的钢铁洪流,疯狂的撞在柏萨德城墙下方,一排排的木质长梯被竖起来,重重的压在长满青苔的城墙垛口上,

????”杀啊,冲上去!“

????亚丁第四军士兵犹如爬满了巨大糖块的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攀爬柏萨德的城墙,举着塔盾沿长梯而上,身穿精良异常的重甲,手中的武器也是近战厮杀的连枷铁锤之类的重武器,刚刚在城墙垛口露一个头,来自上方的帝国长枪就是如林一般的刺过来,

????啊!惨叫声中,血肉模糊的身体从高处落下来

????后面攀爬城墙的同伴看都不看一眼,只是红着眼,顶着盾牌的继续向上,攻城之战最为惨烈的地方,就在这城墙垛口的争夺上,能够冲上去的无一不是久经战阵的老兵,冲上去也不敢乱冲乱砍,只是拼死的顶住自己的盾牌,护住身后的缺口,让更多人的挤上来,这就是重甲步兵的优势,只要能够站住脚,就能够撕开一个口子,这样的口子虽然小,陆陆续续上来的人也不多,但是这样的口子一旦撕开,就像是在坚固的堤坝上打出了一个洞眼,就像是填油一样的最终把对方彻底拖垮

????“果然不愧是王都双军,这份攻击力怕是已经不在帝国劲旅之下!”

????一名亚丁将军脸色难看的低声说道,其他的亚丁将军们也是脸色骇然,他们虽然是地方守备军的将军,但并不代表他们就没上过战场,前十几年与南细大陆的战争,后面几年与埃罗帝国的战争,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作为辅军参战的,但是如眼前这般惨烈的攻城战事,他们却是第一次见,三千帝**队的防守战力果然令人吃惊,亚丁第四军的覆盖式强攻,一样让他们看的目瞪口呆,全披甲的亚丁军团,大家还是第一次见

????这主要是因为在欧巴罗大陆标配的铠甲在亚丁军队中,却是属于相当昂贵的奢侈品,铠甲代表了一个势力的资本,特别是欧巴罗地区,高卢帝国,刚非帝国等在百余年前就已经实现了疆域辽阔的帝国,其铠甲的锻造水准早已经炉火存青,一般的部队中,已经实现了半身甲,而精锐部队甚至有了板甲,这种情况,到了亚丁王国则完全不同了,

????亚丁王国虽然在亚丁湾地区崛起,但王国本身一保持着中央地区与周边领主并存的结构,政体的主体依然还是奴隶主制度,亚丁中心地区的亚丁湾,靠近海岸线,天然缺乏锻造用的铁矿等矿产,自古以来就不是锻造发达的地区,而核心地区之外的各个大君主们,对外作战更加喜好使用廉价的奴隶军团作为消耗力量,奴隶军团并不是亚丁王国所独有,但能够一口气拉出五十万奴隶军的,却是只有一个亚丁王国,

????既然有大批量可以作为炮灰的奴隶军,亚丁王国中央军中专用于近战厮杀的重甲步兵也一样相当稀少,而对于各地的大小奴隶主来说,奴隶是没有资格披甲的,能够披甲的都是奴隶主自己的卫队,而亚丁王国的正规军,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没有强行要求全军披甲,一个是因为全军配甲太耗费过来,亚丁地区炎热潮湿,铁质铠甲往往挤压几年就会生锈,在防御力大减不说,还在真正临战时残次太多,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亚丁湾地区炎热,很多时候,穿全身铁甲作战对于士兵体力消耗太大,所以亚丁军队的标配往往是想轻便的皮甲

????这也是为什么一万八千亚丁军队围殴三千帝**队,竟然撞了铁板的原因

????而现在,真正全军披甲的亚丁第四军进攻,一样也碰到了铁板,亚丁人的振奋还没维持十几秒钟,眨眼之间,无数的重型链球就从城城方向飞舞而至,刚才还神色震撼的亚丁将军们,脸色立即呆滞,还有这操作。。。。就看见爬上城墙的亚丁第四军士兵突然就像是被狂风扫过,密集如豆子爆炸一样滚翻,那是被金属链球击中的身体以不规格的曲线从城头上落下来,扭曲变形的盾牌,一切被打中的物体都像是风中飞舞的树叶,做出各种不同的转动姿势,连是什么东西都开没看清楚,就被迎头打掉了脑袋,刚刚落脚,就被沉重链球带起的打击弧线一扫一片,就算是盾牌,都被打碎了无数

????而登城的亚丁士兵前排后排紧挨着,本就挤得难以呼吸,一下就被这股链球迎头痛击打蒙了

????“撕开城口,所有人向前!”

????“第五队呢,第五队跟上去啊!”

????“妈的,人都死哪里去了!“沉重的铁链球砸在亚丁重步兵的盾牌上,铁条崩裂,连人带盾牌就像被挤压的番茄一样炸开

????注意侧面,乱战中,有人喊道,就看见一排方形长箱子一样的轮车出现在侧面圆形柱台上,那里原本站立着的帝国步兵,此时都不约而同的向两侧散开,为这些放箱子一样的古怪轮车让开道路,那种感觉就像是海浪被分开,

????亚丁将军们震惊的脸色还没消散,嘴又再次变成了张开,这他妈又是什么!亚丁将军们已经在内心暗自庆幸自己昨晚没有打上城墙了,否则帝**这些一看就是专为攻城敌人准备的大杀器,就全部要砸在自己头上,只是第四军。。。。。。将军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前面犹如雕像一般的托布里斯

????”呵呵,托布里斯想要捡便宜,认为我军猛攻一夜,帝**队必然疲惫不堪,正好可以一战攻下,却没想到,呵呵。。。。。不远处的索脱罗苏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其他亚丁将军都认为托布拉斯带领第四军攻击柏萨德,是想要立威,可是对王室双军将领比较熟悉的索拓罗苏却是另外一种,托布拉斯固然傲满,但却是真正久厉战场的悍将,绝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管,就直接抽刀子上的愣头青,自己一万八千人都没打下来,托布拉斯凭什么认为自己的第四军就能够拿下来?

????托布拉斯的判断并没有错,帝**队虽然直到现在依然反击猛力,但是亚丁第四军确实是冲上了城墙,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自己和其他亚丁将军感到羞愧的了,只是托布拉斯没有和帝国做过战,所以根本没想到,帝**队在防守上绝对是大师级别的,宽厚高耸的巨大圆形柱堡是柏萨德有名的副堡,这些轮车一开始就摆放在这些柱堡上,虽然大家都看见了,但都自然而然的错误的认为是用来装各类物资的储藏箱子,现在被推出来,大家才知道那原来是一种武器

????“是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没见过”

????“亚丁将军里边也有人低声谈论,他们一万八千人围殴三千帝**队,苦战一天一夜,屁都没捞到,第四军才半个小时就撕开了城墙缺口,内心来说,他们也想要让第四军吃点苦头,否则不是显得他们太无能了,王都双军果然不是吹的,装备固然精良,但这股死战向前的气势,就算是帝国劲旅也不过如此,还真没想到,亚丁王室竟然还有如此劲旅在手中,与亚丁第四军相比,他们感觉自己的部队连打酱油都不配,昨晚他们也是在同样的情况下,以数倍兵力轮番进攻,多少次部队冲上去还没靠近就在帝国弩射面前哗啦啦一片跑回来,而亚丁第四军的战力不但惊人,而且展现出极为高效的进攻节奏,

????就那么两三秒的时间,那些长木箱轮车前面的木板突然被翻开,密密麻麻的一个个小方格,每一个长木箱都由上下左右八个方格构成,每一个方格内此刻都是塞的满满的如蜂窝一样的箭簇,金属的箭头寒光一下映照在阳光下,

????“是帝国的百弩箭车快散开啊!”有人反应过来,失声喊道

????“百弩箭车。。。。。。”听到来自城墙方面的喊声,认为已经胜券在握的亚丁第四军团长托布拉斯脸色忍不住变了变,他不仅是第四军军团长,还是亚丁军务部次长,如何会不知道帝国百弩箭车是什么!这就是专门应对密集城战的大杀器,百弩箭车虽然在欧巴罗的历次大战中名声不如雷神和燃烧弹那么凶名卓着,那是因为百弩箭车不是攻击武器,如果论守城战力,一架百弩战车在顿时内的强力爆发,绝对可以在顷刻间在人堆里边打出一条血路来

????帝**队竟然连百弩箭车都带来了!托布拉斯脸色铁青,呼吸沉重,根据他的目测,石柱堡那边的帝国百弩箭车足有二十架不止,,如果换算成射手,就是近两千名帝国射手对一个直线发动的齐射,任何军队面对这样的突然变化,都会是一片顷倒的屠杀,更不要说,现在第四军一下压上的兵力都拥挤在城墙上,就算是托布拉斯,此刻也是整个后背都是侵骨的冷意在疯狂的朝着头上窜。眼睛布满了血丝,一向从容的脸上完全充满了愤怒

????而这一切,不过是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帝国百弩箭车“啪!啪!啪!”一阵如同暴雨砸落地板的声音,就像突然爆碎的花瓶,从冲上城墙的亚第四军重甲步兵的侧面响起,一片寒光流瀑,噗噗噗噗。连续喷出的长弩箭在空中形成一连串的长影,百弩箭车的弩箭都是特制的,最少都有半米长度,此刻在巨大的发射惯性之下,这些长达半米的钢制弩箭犹如长鞭一样的抽打在亚丁重甲步兵的背后,“啊!”惨叫声四起,毫无防备的亚丁士兵被长线乱穿的钢制弩箭从背后一下捅穿,鲜红的血从前面撕开的胸口炸开,即使身穿重甲,在如此可怕的水银泻地般的猛烈贯穿前,也毫无作用,亚丁重甲步兵还没来及发出欢呼声,就被这猛烈的打击横扫到怀疑人生了

????一名被射穿身体的亚丁重甲步兵满脸错愕的看着从自己胸口突出来的染血箭头,目光带着满满的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武器。。。。他们可是亚丁步兵中的王者,身披重甲,披坚执锐,素来都是担当战场上绞肉机的任务,同时也是大军之胆,攻城略地,大战争锋,重甲步兵永远是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可是此刻,即使是最勇敢的亚丁重甲步兵也愕然了,无数犹如火龙一般的密集箭簇噗噗噗的射向自己,身上引以为傲的重甲竟然犹如纸般单薄

????“啪啪啪“百箭齐发,,鲜血飙射,整个战场犹如一个最可怕的噩梦,惨叫、鲜血、死亡,密集如蝗虫一样箭簇撕裂空气的声音,发出凄厉犹如死神镰刀猛力一挥,一条道路上的亚丁士兵顿时被火龙一般的箭簇射飞,折断的长矛,残缺不存的盾枪,断指残体,冲天的血污如雨点一样喷出,惨烈的哀嚎,刺痛所有人的耳膜,冲击线上血肉横飞,




欢迎大家访问:海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htxiaoshuo.com/book/78327/3302/